首页 > 旅游 > 游后感 > 正文

一个人出发的湘西之行之四(2009年8月1日—6日)

核心提示: 沈从文故居出来,顺着路牌指引,沿着东正街折返、出东门城楼,前往瞻仰沈从文之墓,东门城楼往沈从文墓地的路上有很多临江客栈、酒吧,这些酒吧布置比较简约,没有城市酒吧炫


 

沈从文故居出来,顺着路牌指引,沿着东正街折返、出东门城楼,前往瞻仰沈从文之墓,东门城楼往沈从文墓地的路上有很多临江客栈、酒吧,这些酒吧布置比较简约,没有城市酒吧炫目耀眼的排场,没有为饮者狂热的的劲歌热舞,但却很适合对酒当歌,举杯抒怀,放飞思绪。当时我想着晚上要来酒吧里坐一坐,可惜最后却未能如愿。有一家酒吧名字叫“篱笆、女儿、河”的牌匾下面注着“谢绝日本人入内”,可能它的主人应该是爱恨分明的热血青年吧。

从东门城楼到沈从文墓地大概有20分钟左右的步行行程,在这狭长的街巷上不时有黄包车拉着游客擦身而过,还有人牵着负重青石条的马匹送材料到建筑工地,每匹马身上都装有特制的铁架,马背的两边刚好各装一条石条,也许在这没有任何机动车辆通行的古城,马匹才是最用得上手的运输工具。江边还有一些餐馆、客栈,有的店家则在门口插上仿古的幡旗招徕顾,这里的餐馆相对比较简单些,在这里就餐最主要还是享受沱江的情致吧。置身于这里,仿佛现代的我们踏着历史的边角。

我想我的凤凰之行最让我内心触动的还是儋仰沈从文先生墓地,之前我只是把它当作我的旅行中的一个景点,来这里算到此一游吧。在路上问几次行人后,我找到沈从文墓地的指引牌,还有简介,从简介了解到沈从文于1988年逝世于北京,1992年把骨灰带回凤凰,其中一半飘洒于沱江,一半安放于五彩山下。简介牌的旁边还有一个石碑,碑文为黄永玉所写,内容取自沈从文先生的语句,“一个战士不是战死沙场,便是回到故乡”。我顺着山脚下的小径走上去,当时我经过一座石碑(石碑就在路中间),再下去的路更窄小,已经比较荒凉。于是我折回头打算再问路,刚好看到一位女游客在对着那块石碑拍照,当时我还没想到沈从文先生会埋灰于此,当我询问了之后,那位女士说这就是沈从文之墓,我仔细端详这块墓碑许久,心中却百感交集,有一种难言的欲哽咽般的感触,这难道就是在中国文坛享有崇高地位的大师级人物的骨灰冢吗?这块墓碑看起来极其普通,石材就取自这座他背靠的听涛山,名曰五彩石,墓碑脚下有许多已经熄灭的香烟头,还有墓碑顶上有几顶花环,这些是有的游客对大师的凭吊物品。碑文正面为“照我思索,能理解‘我’,照我思索,可认识‘人’。背面为其夫人题:“不折不从,亦慈亦让;星斗其文,赤子其人”。我想在沉淀着丰富社会文化习俗的中国,以沈从文先生的声誉、社会地位、还有当时他的财富,他绝对可以按照自己的愿望把自己的最后安身之所安排得堂堂皇皇,而且政府或者他的后人应该也会想着为他做这些事情,可他连体面人家的基本排场都没有,面对这座普通的坟茔,忽然我觉得自己很渺小。我想起“文如其人”那句话,想起我曾经看过的些许他的作品,觉得这些都贯穿、渗透着他的灵魂、人格里头许多纯净、平实但却不得不让人仰视的东西;就算一个人的心有多大的丑和恶,如果看到这些,他的灵魂绝对会受到洗涤和碰撞,甚至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。我忽然觉得在注重物质追求的今天,许多人包括我自己为了自己所设定的生活目标(主要是物质上的)及所做的许多努力是否必要,我们精神层面的东西是否贫乏了一些。沈从文先生夫妇他们应该恩爱一生吧,夫人去世后要求在凤凰和沈先生一起合葬,在墓碑的背面刻着夫人骨灰于2007在此合葬。

沈从文墓地下来,山脚下很多黄包车夫在闲坐等客人,还有卖小吃的商贩,我忽然觉得眼前这些人很亲切,仿佛他们就是沈从文先生笔下所写的百姓人物;旁边有一家专卖沈从文作品的书店(店名没留意),就在沱江边,我觉得很好,里面主要卖些沈从文文选、文集,还有些纪念品,在店里面买的明信片可以选一张,盖上店里的特制的印章后,帮你寄到全国的任何一个地方。如果浓浓的沈从文情结还没纾缓,可以在书店里挑一本书浏览一两篇章做个小憩,我则买了一版明信片,选了一张,写上我的心语,寄给我的妻子。当时我卖关子,在她没有收到之前,我并没告诉她是什么东西


(凤凰)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
浙江热线网版权所有,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。企业合作:270619162#qq.com (#→@) 企业咨询联系QQ270619162

Copyright © 2000-2012, zjrxz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